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胸牌行业动态 » 请宽容带胸牌的规培医生

胸牌行业动态

请宽容带胸牌的规培医生

分享到:
浏览次数:60  发布时间:2018-07-29

大家到医院时,通常会看到很多医生都带有胸牌,有时也会看到个别没有胸牌的,或者过几天就有胸牌了。当然这种情况需要去里面几天后才可能遇到。规培生,是一个很特别的群体,学了数十年的知识,做着最累的工作,顶着家庭社会的各种压力。你不知道带着实习胸牌的他们,从医院内到外,会遇到一些什么。

亲爱的患者:

您好,我是一位规培研究生,再有一年我就要拿到传说中的「四证」——规培证,执医证,硕士证和研究生证。

可是我一点不期待,甚至有点质疑当年满心期待选择的规培,是一个错误的选择。

你或许会觉得是因为我太娇气了,上几个夜班就不想当医生了。又或许觉得是我太脆弱了,跟死神博弈几次就对医学黯然神伤了。其实,都不是,真正让我畏惧的是,令人齿冷的「医患关系」。



那是我转科的第一个月,我期待的带上医院给研究生特制的规培研究生专用胸章,跟着一位专家出门诊,专家患者很多,一上午 50+也是经常的事,所以中午顾不上吃饭这件事简直就是家常便饭。

但是我很开心,我见到了书上说的「酒窝征」「橘皮样变」等等之前只能在书或视频中看到的模糊的影像,我上手感触了急性乳腺炎成脓期手下的那种波动感。我为自己积攒下的临床知识而激动。

然而,现实也很快给我上了一课。那一天,忙的一如往常,突然冲进来一个小姐姐硬要加塞看病,可是按照顺序她前面还有五六位患者,又没有突发的紧急情况(在请示了主任之后),我拒绝了她的请求。

等叫到这位小姐姐的号时,大厅的喇叭喊了几次都没有人进来,于是我就出去找她,不巧她正在和男朋友吵架,我想,可能是情绪太激动,没有听到,于是过去跟她讲到号了,快来诊室吧。

她不耐烦的「嗯」了一声,等了五分钟还是不见她进来,后面的病人也开始不高兴了,所以我就又跑过去跟她讲,后面的病人很着急了,您得赶紧进来了,不然就得按照过号处理了。

猝不及防,一个巴掌就这么脆生生,火辣辣的打在我的脸上,我真是一脸懵,周围的患者都惊呆了,主任也被这响亮的声音惊动了,跑出来看着不知所措的我,生气的质问对方,凭什么打人?患者冲着主人翻了一个白眼:「我正说话呢,她没完没了的来打断,该打。」

主任怒不可遏的叫来了保安,拉着这个恶狠狠的患者,来医务处说理。

患者突然泪如雨下,一边掏出了在我市某专科医院就诊的病历,委屈的说:「那边说我这个可能是恶性,我才 23 岁啊,我有多害怕你们懂吗?那边说现在做活检得一周以后才能出结果,那不是耽误我病情吗?我就赶紧来你们医院挂了专家号,结果她还是让我等。你们都在拖延我的治疗时间。」说着恨恨的看了我一眼。

主任气极:「就算在我们医院活检也是一样的等待时间,这跟你打人有什么关系。再说来医院看病,排队叫号这不是很正常的吗?你又不是急危重症。凭什么给你加塞?你打人就得给我们这位医生道歉!」

「呸,她算医生吗,你自己看看,这写着呢,规培研究生,不就是个屁都不懂的实习生吗?」指着我的胸牌一脸不屑,「我这要是查出来病,我还得找你们医院说理呢,就是这些屁都不懂的实习生耽误了我的病情。」说罢,一把推开主任,扬长而去。

医务处的老师没敢说什么,保安没敢阻拦,主任面色沉重的带着我回了诊室,我们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继续给患者们看病,下班的时候,主任跟我说:「孩子,其实不学医也挺好的。」



后来我转到血液科去,夜班,一位患者不停地按铃,我跟护士妹妹一路狂奔过去,患者自诉心慌,坚持要输血。查看了他的血红蛋白,不到输血指标,解释说明了一下,就走了。

刚到办公室,别的患者来喊我,说病人要打护士妹妹,快去看看。真的是跑百米的速度赶过去,我看见这位五大三粗的病患,揪着护士妹妹的领子。

他老婆在旁边一边骂,一边长指甲快要戳到护士妹妹的脸上了,小姑娘满脸的泪。旁边的家属试图把小姑娘拉出,可是这位壮士却拿脚不停地踹人。

我冲上去,用两只手吃力的掰开患者拿老虎钳似的大手。「到底怎么回事,有问题咱们可以解决,打人犯法!」我大吼一声,终于震慑住这两口子了。

一番沟通才知道原来患者在护士妹妹扎针的时候胳膊动了一下,所以那一针没扎好,就出血了。

患者以自己有血液病为由,又看到护士妹妹的实习生胸牌,所以坚持是护士妹妹操作失误导致他体内特别「宝贵的为数不多的」血——流失了,会害死他的,就要打护士妹妹。

最后闻讯赶来的主任,多方协调终于给这个患者调来了一袋血,输上了,此事就此平息。

那天夜班,护士妹妹依旧如像个小陀螺一样忙完了那个夜班,第二天,她交了实习的胸牌,就走了。

回到宿舍我也哭了。我不知道怎么去给这些患者讲,在那个血荒的月份,医院鼓励我们这些医院实习的学生去献血。

作为健康的医学生,我们的血真的是优质且安全的血源了,所以那天我们在献血室前排起了乌泱泱的大队伍,只为了能多挽救一个生命。

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那位扬起巴掌的大叔,就是这个实习的小护士,瘦的只有 95 斤的女孩,坚持要献 400CC 的血,因为她在血液科实习。

她跟我说,她看到患者和家属因为没有血而绝望痛苦的样子,她心里难过,她说她还年轻,睡一晚就能涨 100CC 的血。

就在她休息三天后回来上的第一个夜班,她也被患者上了一课,带着满满的心灰意冷,走了。



后来的这两年,我慢慢的也懂了,有这么一些患者,不敢去得罪主治和主任,因为怕得罪了就不给好好看病了,但是他们并不 care 这些挂着实习和规培胸牌的医学生,因为我们不是正式的医护工作者,不过是个来学习的,打了也不会有人太计较,受了委屈也不敢争辩。

可是,竭泽而渔,可还有鱼?这些不是医院正式员工的医学生们,不就是这条医疗大河的鱼苗吗?挨打,被羞辱,被冤枉......
在一次次的失望后,也只能选择转行,离开医疗岗位。或许那一天不会太晚。

就在那一天,来看病的人发现,老主任退休了,主治大夫被打住院了,而年轻大夫,好像还没有来报道........



羽鸿胸牌QQ客服
 胸牌业务下单请拨打:13427992924
  • 联系羽鸿QQ:2273373785
分享到: